工作動(dòng)態(tài)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工作動(dòng)態(tài) > 文化交流
第二十四屆世界華人學(xué)生作文大賽特等獎 作文鑒賞 | 《字·里》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14     作者:   來(lái)源:陜西省僑聯(lián)文化交流部   點(diǎn)擊量:1393   分享到:
字號:

文化交流部

寶雞市長(cháng)嶺中學(xué)學(xué)生:呂曼熙

指導教師:宮佳怡 


141715679865430478.jpeg


左一為宮佳怡老師,右一為呂曼熙同學(xué)

字里行間,如見(jiàn)千年。甲殼上祭司咒語(yǔ)喃喃,青銅上貴族生平縷縷,竹簡(jiǎn)上王朝禮法條條……仿佛只是提筆揮毫一瞬間,字里的故事便跨越了時(shí)空,詮釋了中華文明經(jīng)久不衰的秘密。

一筆一畫(huà),方正守格。啟蒙時(shí)期便用手描摹天地,而一個(gè)個(gè)看似沒(méi)有緣由就出現在紙頁(yè)上的字,拆開(kāi)內里,卻另是不朽故事。

胸中玉為“國”,璞玉本頑石,經(jīng)琢磨打造后煥發(fā)瑩潤色澤。蓋華夏兒女,凡誦先圣之章受?chē)鴮W(xué)熏陶者,都在胸中藏有一塊玉。玉的不折不撓使中國人即使在時(shí)代的槍林彈雨中摸爬滾打,也依舊在灰塵中折射出絢爛光彩;玉的溫涼生暖,是中國人溫良品性中為家的貢獻,為國的熱忱。將玉以“口”圍起,猶如長(cháng)城將中華大地保護著(zhù),崇和平而友天下的中國人也在用一切力量保護自己胸中的玉,這便是“國”。

林下夕為“夢(mèng)”?;蛟S只是一個(gè)最普通不過(guò)的傍晚,夕陽(yáng)從葉片間細碎灑下,于是頃刻間,莊子在天際間同鯤鵬翱翔,李白從夢(mèng)中傾酒醉倒大唐,夢(mèng)里黃粱錦繡,一世艷陽(yáng)?!傲窒隆笔莻€(gè)不確定的地點(diǎn),或許是家門(mén)前的老樹(shù),或許是校園里的林蔭??傊赡苤皇悄硞€(gè)不經(jīng)意的瞬間,少年人有了“夢(mèng)”——從此無(wú)數朝夕間,“鯤鵬”和數不清的心血遨游太空,比大唐還要繁盛的世界在腳下生長(cháng)。林下一夕,夢(mèng)里螢光。

山間風(fēng)為“嵐”。嵐是風(fēng)最自由的形態(tài),自萬(wàn)物伊始,青山隱隱水迢迢,中國人似乎怎么也走不出天地山水。命運是山中那縷走了很遠的風(fēng),無(wú)論北馬南船,東海西沙,自然與人的命運永遠系在一起。是東籬采菊的一抹黃,停車(chē)坐看的楓葉紅,風(fēng)從山中帶來(lái)的是最原始的自然色彩。農耕文明使中國人無(wú)論身處何處都眷戀草木,眷戀鳥(niǎo)鳴,眷戀小村落寧靜的一縷炊煙。山風(fēng),我們都由此汲取靈魂深處的自然力量,和諧共生,同看山嵐云靄。

心上田為“思”,這是一個(gè)多絕妙的意象!從刀耕火種中直起身來(lái),人類(lèi)在世間不斷探索著(zhù)生存道路。思考,是我們與動(dòng)物最本質(zhì)的區別之一??鬃诱f(shuō):“學(xué)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(xué)則殆?!彼伎荚谥袊诵闹惺且粔K看不到邊際的田野。倉頡造字黃帝修經(jīng),給祖先的心田上撒下了文明的種子,大河泱泱澆灌,陶土燒成瓦罐,天蟲(chóng)吐絲結繭——這便是種子開(kāi)出鮮花。士農工商都熱衷于、都善于在這片田野上耕作,這里有孩子捏出的面人,老人閑趣的棋盤(pán),有女子穿針引線(xiàn),男子鍛鐵冶鋼。心上有田,故中華兒女總在自我耕種。因這份耕種的不息,黑夜里有了燧人氏的火把,航海時(shí)有了司南的方向,書(shū)籍代代流傳,賽里絲熠熠閃亮。更因為心上田地的生命,我們從封建舊網(wǎng)里掙脫,讓這份思考在新時(shí)代更加永恒!

字里諸如此類(lèi)的故事還有很多。自此向上溯源千年,我們的祖先脫離蒙昧伊始便將文字這一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符號作為記錄生命的載體。字里藏著(zhù)國人品性,盛著(zhù)夢(mèng)的孕育,載著(zhù)自然嵐風(fēng),承接思考力量……文字更以藝術(shù)化的方式告訴一代又一代中國人:“和”是人人“口”里有“糧(禾)”,故以農為本世代不忘;“愁”是心頭一場(chǎng)蕭索的秋天,有了愁,人便從青春的夏成長(cháng)為成熟的秋;“天”是比“大”更高的無(wú)窮……

只有延續不斷,一眼萬(wàn)年的民族,才能以如此獨到的方法將生存智慧藏在字里。當你對人生道路,世間百態(tài)產(chǎn)生迷茫時(shí),若你看向前方,總有一個(gè)堅定的聲音在身后響起。

“別怕,都在字里?!?/p>